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YOKA网 >

YOKA周俊:死磕到底

发布日期:2022-04-24 02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疫情之下如何解决上海民众“急难愁”?环球石材董事长朱新胜:石材本身是一个绿,2007年创办的时尚网站YOKA在2013年年末得到百度领投,富达亚洲、赫斯特集团、经纬创投、IDG跟投的1500万美元融资。

  他说当年汽车之家就是这样做的。国内汽车的公开价与成交价往往不一样,汽车之家希望满足车友们的需求,在网站上标出各种车型的成交价,最后汽车厂商急了,甚至威胁要撤掉汽车之家上的广告,但李想顶住压力坚持住了。

  YOKA的中层同事普遍反映,虽然我邀请过很多牛人来公司分享,但李想是最务实的一个。听他们这么说,我也要反思,“贴近老百姓的时尚消费”这个初衷一直是有的,但我之前并没有让每个编辑都感知到。

  YOKA坚持到现在,我的角色比较像“刘备”。我不是诸葛亮那样的专才,也不是曹操型的产品牛人,我做的事情更像是刘备。我知道要把事情做好需要什么样的人才,而且我能够找到和发现这些人才,用我的方法去吸引他们。

  我们的团队中,一拨来自于传统的纸媒时尚行业,一拨来自于互联网。做YOKA需要既懂时尚又懂互联网,而时尚和互联网是离得很远的两个行业。很多时尚行业的人骨子里认为互联网就是瞎折腾;绝大部分的互联网人看不起时尚行业,认为他们效率极低,用一个词就是Party动物,中午11点上班算是早的。而互联网人是早上六七点起床,一直工作到晚上,就和非洲的狼一样,从一爬起来就得跑,是个高效和竞争激烈的行业。

  我不能说现在团队中做互联网的人都懂时尚了,但是至少会受一点影响。包括我本人是IT民工出身,现在也不敢讲自己懂时尚。人家说三代才能出一个贵族,我觉得至少要两代才能真正出一个懂时尚和品位的人。

  从2003年到现在我一共见了超过4000个中高级人才,是面对面进行交流,每次交流超过一个小时,而且交流了两次以上。尤其是为YOKA寻找人才时更是这样。我在与人交流之后,都会用我的眼光去分析这个人的长处与短处以及适合做什么,然后建一个大的数据库。

  卫哲离开阿里巴巴之后,我找IDG资本要过卫哲的电线多万港币,有人说你YOKA这么小的规模,怎么敢请他?我反问,卫总如果来YOKA最少可以带给YOKA1亿元的收入,他的代价是6000多万元,那公司不还挣了4000万元吗?后来卫哲创办了自己的基金,但每次他到北京我们都会聊一聊。

  我特别强调我是刘备,我是搭台的,我去请能唱戏的来唱戏,对于唱戏的人来说,我是他的助理。我可以和他们一起找人、找钱。最重要一点是,人才来了以后,还有太多需要协调的事情。但前提是,你要了解对方的长处和短处。我认为创业公司绝大部分优秀人才都是有明显缺陷的优秀人才,如果没有明显缺陷,大部分都去自己创业了,或者在大公司做到很高的位置。